在 2013 年夏天,雅浩與這位視覺創意才子 - 動態圖像導演 劉耕名相遇了...
對於 Charles & Ray Eames 的設計,我們都擁有一樣的執著和無可救藥的熱愛。
參觀Bito Studio,彷如參觀了Eames 小型博物館,許多絕版商品,仍是以優雅之姿主宰著每個角落的設計品味,
經典單椅、沙發、件件都那麼深具歷史的感染力。 
在分享了彼此共同的設計信念後,這位新銳才子導演為雅浩精心規劃了一件作品 - 2014年春天,雅浩第一支品牌影片誕生!

追尋美 是我一直在做的事。

從北橫森林中抓昆蟲,到紐約都市叢林做動態圖像,我從來沒有覺得我很跳TONE過,因為我長大的過程,一直有東西像一盞燈一樣帶著我,就是「美」這件事。我記得影響我很深的平面設計大師SAUL BASS說: I want to make beautiful things, even if nobody cares. 所以昆蟲、旅行印記、紐約街道...對我來說都是美的圖像,我收集這些,轉化成符號與圖案,就是我的世界。
我一直在找尋美的東西,收集舊傢俱也是因為這樣才開始,現在還是有在持續進行。

原創 VS 價值

所以客戶會不斷找我做動畫設計,通常不是價格考量,也不是我拿過很多獎,而是客戶知道,他們會得到一次超乎想像的歷程,沒想過原來故事可以用這麼創新的方式去講!為了保持原創性,我發想的時候會盡量參考很多跟設計不相干,實驗性質的影像,然後在創作的時候不參考任何作品。靈感就靠日常生活中,用好奇心發掘很多細節,我覺得這就是設計的價值。 就像喜歡設計師的傢俱,因為那不只是一把椅子,或一張桌子,是設計師原創的精神,代表美學價值、代表生活態度,完全不是復刻版可以取代的。

設計,沒有退休。

常聽到身邊設計師或廣告朋友說以後45歲退休後要去開咖啡店、民宿、書店,我反而覺得:我要做設計一輩子。像我們的上一代,往往同一個工作做到老,把生命專注在同一件事,才稱得上「職人」。所以我鼓勵員工多接觸設計和設計以外的事,設計這條路才會長久。做動態圖像設計沒有所謂的退休,對我來說,活多久就做多久,我現在坐的這張Eames Shell Chair,做到經典,才可以超越時間,超越設計師一輩子,有這種價值。

     

設計是一輩子的事,傢俱也要用一輩子。

我是從找道具開始,到後來真正愛上舊貨傢俱,開始有目的的收集,最後變成一種嗜好。除了假日在跳蚤市場尋寶,我常常沿紐約街區尋找被人家丟棄的椅櫃,而且常常有名設計師的傢俱出現。對喜新厭舊的資本社會來說,它們又老又醜,該丟了,我一個一個都撿回家,然後自己想辦法修復。為什麼那些設計經過這麼久還是看起來很美,就是因為設計師抱著一股「傢俱是要用一輩子」的精神去創造,所以我才一再提醒自己:設計,要做就是要做一輩子。

不完美的完美情感。

跟喜歡老傢俱一樣,我喜歡FREEHAND畫圖,喜歡不完美的直線,很親切很有手感。撿來的老傢俱對某些人來說很不OK,褪色、掉漆、刮痕...像老人一樣有皺紋,但重新整理後就又活過來了。因為使用過的痕跡,都有人味,都是有意義的。老傢俱的主體一定都是經典,外表不完美沒關係,人和物之間的故事都在裡面。

最好的設計是無法忽視的存在,最好的傢俱是忘了它的存在。

我覺得設計師傢俱一定不是要拿來「看」,是要拿來「用」的。一件收藏在MOMA美術館裡的作品,你買得起,然後可以每天看到它,使用它,一直用,變成你的生活你記憶的一部分。像Eames夫婦的每個經典設計,他們所建立的生活美學,再過一百年也還是有很大的影響力,可是我個人最享受的點是,在LCW椅子上舒服打電動打到忘記時間...。 如果有時光機?如果有時光機,我不會想看未來,因為未來的影響力,都是過去的累積。有句設計名言:good design is obvious. great design is transparent. 一個好設計和好傢俱一樣,想法都是從人出發,可以毫無痕跡融入生活裡面,時間再過多久都還是很棒的東西。假設真有時光機好了,我可能最想回到某個夏日午後,在Broome street和Varick street的交叉口,我會重新選擇推掉朋友的聚會,把當時路邊的舊鐵櫃載回家!

 

 

文章標籤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雅浩家具yaho 的頭像
雅浩家具yaho

【雅浩家具】健康辦公 專業人體工學區

雅浩家具yah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